莫從“全家?!钡健叭腋痹俚健叭腋病?!
發布日期:2023年12月21日 作者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來源:轉載 閱讀:337
最近落馬的幾名中管干部,在他們一連串的違紀違法事實中,都有一個共同點:家風不正。

比如,國務院國資委原副部長級干部駱玉林,“生活腐化墮落,家風不正,治家不嚴,對家人失管失教”;
國家開發銀行原黨委委員、副行長周清玉,“家風不正,對家屬失管失教;將黨和人民賦予的公權力異化為謀私的工具”;
重慶市政府原黨組成員、副市長熊雪,“家風不正,對配偶不管不教”。
也是在近期,湖南數次通報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影響力為親友牟利典型案例。有人縱容默許配偶“打牌子”辦事牟利;有人為兒子從事經營活動“搭臺”;有人用職權為女婿入股的養殖場“定制”國家獎補資金。
這些年被查處的黨員干部,無論級別高低,家風不正、“禍起蕭墻”乃至“全家腐”者大有人在。
家,本是人生最溫暖的港灣,為何卻成了一些領導干部跌倒的深坑?
從查辦的案件來看,家風不正、親屬子女失管失教,根子還是出在黨員干部自身。
他們有的沉迷低級趣味,不注重修身立德,給配偶、子女做壞示范。
有的向配偶、子女灌輸“潛規則”等錯誤思想,帶著他們共同違紀違法。
有的帶著“封妻蔭子”“一人得道雞犬升天”那一套封建思想,大搞家族式特權。
有的以“回饋親情”“補償親人”為名、行滿足私欲之實,把家庭搞成了腐敗共同體。
結果無一例外,一個自身不正的黨員干部,帶著一幫貪婪的家人,走向毀滅。
海南省委原常委、??谑形瓡洀堢?,就是一個把家人往坑里帶的典型。
張琦出身貧寒,曾是投身海南建設的弄潮兒。但隨著職務升遷,張琦幾乎天天參加酒局飯局,頻繁出入歌廳舞場,熱衷于燈紅酒綠、紙醉金迷。他認為這種縱情享樂、奢靡無度的生活就是“幸?!?,他自己一個人“幸?!边€不夠,要帶著家人一起“幸?!?。
他的妻子錢某本來是一個善良質樸的人;兒子張某也曾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。1991年,張琦把妻兒接到海南,開始與他們一起分享“幸福生活”。
在張琦帶領下,一家人流連于山珍海味、美酒佳釀的高端宴請,穿梭在私人會所、溫泉別墅、豪華酒堡等高檔場所。
慢慢地,張琦追求排場、貪圖享樂的做派深深影響了妻子和兒子,他們無所顧忌地利用張琦的權力撈取利益,長期收受他人財物,大到上千萬的房產,小到幾千元的對聯,來者不拒、照單全收,黨的十八大后還不收斂不收手。
據統計,在張琦共1.07億余元涉案金額中,他本人直接收受的不到200萬元,其余均是通過妻子和兒子收受的。后來,連兒媳婦也開始直接向老板伸手要錢。
黨員干部的思想境界和一言一行,直接影響著他的家人。黨員干部自己要求嚴格,就絕不會像張琦這樣允許家人任性妄為,家人哪還有腐敗的空間?與其說是某某被家人“坑慘”,不如說是自身不正的他們把家人帶向歧途。
還有一些黨員干部,低估了家庭面臨的“圍獵”風險,長期忽視家風建設,沒有對家人作正確的價值觀引導,導致社會不良風氣侵蝕到家里來。
余錫盆,廣東省中山市交通運輸局原黨組書記、局長。他的墮落,就是典型的禍起蕭墻。
在余錫盆的回憶中,早期他拒絕過不少商人老板的行賄。有的老板提出要給余錫盆送干股,他拒絕。有的公司在他的車尾箱里放一箱港幣,他堅決退還。有的老板抱著一捆錢到余錫盆的辦公室,余錫盆直接把錢扔出走廊……
正面難攻,側面下手。一些老板發現了余錫盆“軟肋”——他對妻子劉某言聽計從。老板們就從劉某下手,給劉某安排出國旅游,提供貼心的服務,成功取悅了劉某。從此,“圍獵”者就找到了一把打開余家大門的鑰匙。連找余錫盆吃飯,都可以通過劉某“預約”。
劉某在和老板的接觸過程中,變得愛慕虛榮,“教育”余錫盆“權力不用,過期作廢”“要學會用做生意的眼光去從政”……在枕邊風的吹拂下,余錫盆漸漸忘掉了初心,開始大肆斂財。
領導干部手握公權力,時刻面臨被“圍獵”、被腐蝕的風險?!皣C”者何等精明,既然不能直接給黨員干部施以賄賂,那么就走曲線,在黨員干部的親屬子女身上下功夫。余錫盆的案例警示我們:在自家后院兒扎緊拒腐防變的籬笆很重要!
還有一些黨員干部,沒法正確對待親情,養而不教、愛而不管,對家人無原則地寵溺、無立場地盲從,對他們的錯誤視而不見。
2019年1月,天津市東麗區原建設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、主任白寶忠和他的妻子宋文華同一天被立案審查調查,連同兒子一起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在兒子小時候,白寶忠、宋文華對他缺失關心和陪伴,就從物質上補償。兒子白某從小吃大餐、穿名牌,逢年過節能收到“四面八方”送來的禮金禮物,零花錢多得花不完。白某從小在思想觀念中就把金錢看得非常重,覺得只要有錢就有了一切。
白寶忠與白某的父子關系一直很緊張,幾乎不怎么交流。父愛沒有體現在關愛和教導上,而是異化成了驕縱。白某在外惹事被拘留,白寶忠馬上趕到派出所把兒子“撈”出來。這讓白某錯誤地認為,只要有位子、有權力,什么事都能辦到。
大學畢業后,白某為了快速“致富”,打起了利用父母的權力和關系賺錢的主意。他打著白寶忠的旗號,直接插手全區大大小小的工程項目,向商人老板索要錢財,被群眾稱為“東麗白大少”。
白寶忠和宋文華無法糾正兒子的行為,只能假裝不知道,甚至默許縱容。后來他們又為親家謀取不法利益開“口子”。直到最后,從“全家?!钡健叭腋痹俚健叭腋病?。
愛子,教之以義方。黨員干部堅決不能因所謂“虧欠心理”“補償心理”而放松對家人的要求,更不能對錯誤行為縱容放任。要對家人的苗頭性問題早發現、早糾正,堅決禁止家人在自己職權管轄范圍內搞經營性活動,防止腐敗從家里滋生。
一屋不掃,何以掃天下。家風好,就能家道興、仕途正。家風差,不但殃及子孫,更貽害社會。而治好家的前提,是正自身。黨員干部要戒貪止欲,牢記人民賦予的權力只能用來造福人民,管好家屬和身邊工作人員,堅決堵住“后院”墻縫里的腐敗之風。

家風建設,永遠要擺在重要位置!

国产自愉自愉免费24区
<wbr id="i0csu"><table id="i0csu"></table></wbr>
  • <input id="i0csu"></input>